当前位置: 首页 >> 木工机械设备

中国现代农业与塑料薄膜

2021-08-18 来源:深圳机械信息网

中国现代农业与塑料薄膜

(关于白色革命与“白色污染”)

中国的乡村大地,每当寒冬或早春,处处的白色,素裹着成片的土地。有的直接复盖在土地的表面。有的则建成一栋栋大棚。构成着一幅极为壮观的新农村景色。这就是本文将要介绍的塑料农膜复盖农业。

1.白色革命:

农膜的广泛应用,已成为中国农业大发展绝对不能没有的重要农业生产资料。它已与化肥、农药一样,还将不断发展。“塑料农业”正在世界以极快的速度,迅速成为未来世纪的一项新的产业。当然,它还包括其它塑料,如农用排灌管材,农产品塑料包装物,网袋等。但农膜始终占有70-80%的比例。中国必将成为世界“塑料农业”最为发达的国家。

我国耕地与人口、发展与环境的矛盾,在全世界也是极为突出的,农膜无论是地膜,棚膜以及近年在我国南方高温高湿地区迅速发展的塑料遮阳网,它们在提高农产品产量、改善品质、优质果菜的周年供应、增加农民收入、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均起到了巨大作用。形象地说,中国人每年的食品中,有一个月的食品是从农膜的应用后得来的。今天人们菜蓝子的丰富,冬天吃到夏天的菜,夏天吃到冬天的菜,现在,炎热的夏季里,能吃上冬天的大白菜,大萝卜。寒冷的冬天,能有美味的黄瓜,西红柿。甚至有西蓝花,荷兰豆,香椿芽,以及众多的食用菌等名贵的优良品种。过去的那种有什么吃什么的年代,变成为今天想吃什么就有什么的时代。这其中,农膜有着不可磨灭的功劳。

粗略统计,我国地膜复盖已达一亿亩,塑料大棚为一千万亩。我们每年因推广农膜,农产品获得高产、优质以及菜果的季节差价。至少可净增产值在400-500亿元。若加上300余家工厂生产地膜,全国各地的销售网络,至少可以使数十万城镇人口获得就业机会。

由于地膜复盖,使土壤温度提高。这将使我国华北,西北,东北以及南方的高山丘陵地区,土地利用潜力又大提高。它使中国农作物种植区域向北延伸500公里,向高海拔,高纬度扩张。目前,我们已能采用地膜技术,在海拔1000-1500米的高寒地区种植玉米。由于地膜覆盖,相当于又增加了1.3亿亩的耕地。地膜覆盖预计下世纪还将继续扩大到二至三亿亩。主要粮棉油的增产,将再多得500亿kg。

我国目前的六千多万人口的贫困地区,农膜复盖已成为重要的技术投入。一般情况,一亩玉米地覆膜,产量即可在原来的水平上,再增产100-300kg;一亩甘薯覆盖地膜,多数情况下,将能再增产1000kg以上。这种技术,在大多数贫困地区,都十分及时和能易为当地所能掌握的。对于在这些地区,建造塑料大棚温室,特别是近年推广的农膜日光温室,种植蔬菜或别的经济作物,年平均亩收入可高达1000-3000元。一至三年内,农民即能得到十分突出的效益。甚至迅速摆脱落后和贫困。

适用的作物将由玉米、棉花、烟草、花生及部分经济作物、果菜作物品种,推向更为繁多的农作物。同时进一步在畜牧业、食品加工业、农产品保鲜包装、花卉草坪上发展。地区也将由华北、东北、西北、迅速向南方扩大。它已不单单为了防寒、抗冻,还具有抗旱、防虫、杀草、改善光照、抑制盐碱及其它效果。由于地膜的效果,它在华北,西北和东北的干旱和半干旱地区,其保水能力大提高。据统计,每亩至少节约土壤水分50-80立方。一亿亩就能节水达50~80亿方。相当于几十座大型水库的容量。因此,用“白色革命”形容农膜在整个国民经济,特别是在农业可持续发展的作用,并不夸张。

美国、欧洲等发达国家,年平均每人消费塑料约100kg,我们仅为10多kg。但作为农膜,中国是世界上最为发达,最为先进,最具特色的国家。目前,我国地膜及棚膜年总产量,仅为近百万吨,只占塑料年总用量的7~8%。预计下世纪,农业的更多领域将需要更多的农用塑料。这里,我们的结论是:中国农业的发展离不开农用塑料,而农用塑料的发展又将进一步促进农业的发展,因此中国农膜及农用塑料必需要继续发展。

2.“白色污染”

“白色污染”,这是人们对农用塑料负面效应,即环境污染的关切。虽然它在提法上不太科学、严谨。但作为一种现象的描述,我们也就可以理解它、习惯它。由于塑料已在城乡工农业、加上人们在生活用品上的迅速扩大,特别是一次性包装、一次性餐具、一次性用品,被大量采用。今天,“白色污染”的适应面就迅速扩大到了整个国家。但农用后的残膜还是影响最大的。随着农膜广泛应用,每年残留膜片必将大增加。农民意识,重点又转向经济效益上去,劳力用工也是价值的一部分。要清除一亩地残膜,至少要1~2个工日。残膜又无可赚回收入的可能。加之,农膜生产企业,亦重经济,重市场,使超薄薄膜(0.005mm~0.006mm)大受农民欢迎。这就更加大了回收利用的困难。使土壤残片不断积累,久而久之,将形成阻隔层,破坏土壤水热传递、防碍根系正常生长,影响出苗。

近年来,城乡迅速发展的一次性包装农产品膜、一次性塑料餐具等应用。使大量残膜碎片片,漫延在大江湖泊、排灌渠道。这又严重影响到水体和自然景观,从而对整个环境造成危害。因此,说它是“白色污染”也并不夸张。这里,我们同样需要作出结论,“白色污染”必需进行治理。

这里,对于农膜的污染,由于人们的知识理解不同,需要补充说明以下几点:

⑴危害:农膜有没有毒?

农膜仅以碳氢元素为主,它对生物及人类健康是无害的。即使在生产降解农膜时,有的添加万分之几的铁、镍、铝等,按一亩残膜100kg计,它相当几十年积累的地膜量,同土壤15~20万kg掺杂。其土壤中这些金属元含量仅多几十至几百亿分之一。同土壤本底值百万分之几比。它已完全无意义。即使聚氯乙烯,除了添加剂有它自身的毒害外,其聚氯乙烯亦是无毒的。那种认为聚氯乙烯会释放氯,聚苯乙烯会释放苯的提法,更是不科学的。而在我们高温如干馏或燃烧时,它会释放氯化氢及产生大量黑烟,污染环境。确应值得十分重视。

⑵降解:聚乙烯是不是百年不变?

今天,国内外大量调查及研究表明,聚乙烯一百年不降解的说法是没有科学依据的。聚乙烯薄膜在若干年后,即老化变成易碎裂的碎片,但因其变碎裂时间太长,使土壤,水体及整个环境无法承受,导致污染,而且年复一年的积累,对环境是极其不利的。当然,我们需要正确理解聚乙烯的污染和降解。我们就有利于“白色污染”治理方法的选择。

⑶残膜:聚乙烯残片,它对土壤有害在那里?

我们的调查和研究证明,土壤中残存量每亩在50~100kg,而其大片和必长条表面积大于20cm<sup>2</sup>以上时,任何作物都将减产,特别是小麦,水稻,蔬菜等浅根及密植农作物,受害最大。同时,它还表现在对景观的污染,我们的大山大海,大川平原,城乡集镇,只要有极小量的残膜,就将使人们厌烦。已有大量的试验表明,让膜在数年内裂解成小片,其表面积在16-20平方厘米以下,它对土壤则不产生危害,但一般地膜难以达到如此地步,因此需要研制与此相关的降解技术和产品。这就是目前降解地膜研究和试验的基本出发点。

残膜对土壤乃至农村环境的危害,早已引起农业及环保部门的关注。80年代以来,就开始进行了地膜回收利用技术及降解地膜的研究和研制。直到现在,无论是回收利用,还是降解,即使是已有小批量、小范围的试验、示范及推广工作,但由于涉及塑料品种、树脂品牌、回收条件、农膜加工、残膜利用及经济效益的诸多实际问题,加之人们环保意识尚不强烈,至今,“白色污染”仍然没有得到很好解决。

保护我们清洁、整齐的环境,是一个国家文明的象征。发达国家的年消耗塑料量是我们的十倍。一次性用塑料也大高于我们。但他们的“白色污染”似乎没有我们严重。我们真正一次性丢弃的塑料平均每人每年不到3kg。但表面看来似乎已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,这必需要求我们认真加以重视的。但目前禁用、限用、代用之呼声和不少地方性法规,也在为之呐喊,把农用膜、包装膜、一次性餐具的负面效应过分夸大,这些它不但不利于塑料工业,更不利于人民生活的提高,也不利于“白色污染”的解决。

3.农膜的问题

我国地膜,年产量约40万吨,大棚膜约60万吨,总计近百万吨。定点生产厂家已有300余家,但由于生产设备不太复杂,技术不太繁难,因此,国家非定点厂还要多,乡镇企业占有相当比例。于是,出现了大批生产厂家,开工不足、市场混乱、原材料随意性大的多种问题。按国家轻工局要求:地膜为“高强度、低成本、耐老化、易回收”,棚膜为“高强度、低成本、耐老化、多功能”的水平,则千差万别。由此,即随之而来出现与环境有关的矛盾。

由于强度不够,使之一季过后,造成清除困难。有的伸长率相当大,但不易断裂。有的强度不匀,破坏大小不一,既不利于土壤净化,也不易回收。导致污染面不断扩大。实践证明,农膜的原料品牌对农膜效果及清除,已成为影响其质量的主要因素。其中,原料品牌的熔体流动速率(MFR),在2以下者,应是农膜的关键料。但目前,大量采用的则多大于2,高者达7。这些料用于地膜,在其作物不需覆盖而拣拾时,却因强度等原因难以清除。

农膜对土壤、农业、农村环境的污染,除1991~1992年农业部曾组织过中等规模的实地调查研究外,至今,因经费无法解决,对我国上亿亩覆盖地膜,上千万亩棚膜的残体污染,及每年有35万吨地膜、80万吨以上棚膜的残留物的去向、积累、污染及回收利用状况不明,造成宏观策略的模糊。

对废旧膜、残片的回收、利用途径,缺乏甚至没有重视成果转化中的咨询、可行性再评价,往往只从实验室、试验机上完成小试后,即盲目放大,盲目投资,导致许多回收企业、厂家处于建成一个,关停一个的无常状况。

降解地膜曾热闹一时,至今仍在不停地报导新技术、新成果的出现。由于对它处于二方面的不正常理解,一方面过分夸大完全降解

声明:

本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仅供大家共同分享学习,如作者认为涉及侵权,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核实后立即删除。

友情链接